出国医疗

为什么很多妇女未曾意识到身处卵巢癌的危险之

来源:癌症肿瘤新闻网    时间:2014-09-19 15:03  浏览次数:

  

  在巢癌宣传月里,们不仅瞭望了卵巢癌知识的普及,还了解了卵巢癌的治疗、筛查和研究。

  卵巢癌的数据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相对来说,乳腺癌的早期筛查已十分常见,然而,75-85%罹患卵巢癌的妇女却都是在晚期被诊断出,那时,癌症已扩散且预后很差。

  每年大约有22000名妇女被诊断出卵巢癌,而每年卵巢癌的死亡人数却超过14000人。一位妇女其一生被诊断出卵巢癌的风险是1/70。

  由于缺乏有效筛查早期卵巢癌的技术,医生们并不关注有危险罹患卵巢癌妇女的筛查和有效阻止卵巢癌方法的发现。

  筛查出具有卵巢癌风险的妇女

  “现在还不清楚有什么事情能使卵巢癌在早期就被筛查出,”华盛顿州西雅图市Fred Hutchinson 癌症研究中心的卵巢癌症状和筛查的专家Robyn Andersen博士告诉《今日医疗新闻》:

  “科学家正在对此进行测试,但是,现在没有简单流程或筛查检验可向大部分妇女推荐。我们并不知道什么事情真正有意义,但是还是能够做一些事情-我们认为-能帮助那些身在患卵巢癌高危险家庭之中的妇女。其中之一就是让高风险妇女知道她们可能面临卵巢癌的风险。

  提高有卵巢癌风险基因妇女的卵巢癌认知意识是Andersen博士特别关心的事情之一。

  在一项最近发布在《行为医学》期刊里的研究中,Andersen博士和他的同事在Fred Hutchinson 发现75%具有BRCA基因变异的妇女并未意识到这些基因变异会增加卵巢癌的发病几率。

  然而,人们更熟知的是BRCA1和BRCA2会增加患乳腺癌的风险。

  Andersen博士的研究对1900名生活在西雅图区域,年龄在35-80之间,具有家族病史和BRCA基因变异的妇女进行调查并发现,仅有22%的高风险妇女和7.4%的中度风险的妇女意识到他们具有更高的卵巢癌风险。

  考虑到这些有卵巢癌意识的人们居住的区域的教育水平和健康意识较高以及能很好接受基因咨询和测试,因此Andersen博士假设在教育资源和其它资源缺乏区域的妇女,她们的卵巢癌意识较差。

  因此,这是为什么这些受危人群大部分未意识到卵巢癌风险的原因,Andersen博士对此描述为“卵巢癌在很多地方更令人恐惧”?

  Andersen博士表明这可能也是由于媒介代理的问题。

  “有时,人们把BRCA变异当做乳腺癌和卵巢癌变异,但是在大部分情况下,他们不会这样,而当一篇文章包含卵巢癌作为一项风险,通常情况下,乳腺癌会成为标题,”她说。

  然而,乳腺癌是更普遍的癌症-每8位美国妇女中,就有一位在其生命中罹患乳腺癌。

  Robyn Andersen博士说,“在很多方面,卵巢癌都是一个更令人毛骨悚然的癌症。”

  图像来源:Ovarian Cancer National Alliance

 

  而一个BRCA1变异将增加50%的卵巢癌风险,来自这一变异的乳腺癌风险更高,为87%。

  “甚至在一个家族中有多名成员有关联癌症的BRCA1-或BRCA2基因,大部分家族遗传的癌症都有这些基因-最常见的家族遗传癌症是乳腺癌”Andersen博士对此坦言不讳。“当然,人们注意到了这点。”

  乳腺癌和卵巢癌之间的联系并不是凭空捏造

  对有家族成员罹患乳腺癌的妇女会有高风险的卵巢癌风险并不是直觉。“患者需要被告知与卵巢癌的联系,”Andersen博士说,如果患者的医生不告诉她们乳腺癌和卵巢癌之间的联系,患者是很难知道的。

  “我真的认为这是医生和其它服务提供者(妇科医生,内科医生任何基本护理提供者)以及医疗护理系统应该考虑的问题”她强调到。

  “是的,我们也能尽力通知人们,BRCA变异是两种癌症的风险因子,但是对一小比例妇女,这是个问题,并且如果未在基本护理中,至少应在乳房造影术中作为一种常规问及家庭病史。”在妇女家族史的基础上,医生提供癌症风险的医疗建议是正常的,就像他们对她的症状或高血压读值的反馈提供建议一样。”

  Andersen博士说,这应该是常规程序,如果患者的亲属有乳腺癌或卵巢癌病史,医生应推荐他们去做遗传咨询。

  然而,在她的研究中,在2006年到2008年的研究期间,仅有15%的高风险妇女接受过有关她们癌症的风险基因咨询。

温馨提示:如需了解更多重离子质子治疗肿瘤、出国医疗、海外医疗等问题,可拨打:400-067-0509详细咨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