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医疗

‘罹患癌症让我的工作更有意义’- 艾玛的故事

来源:英国癌症研究网    时间:2015-09-10 15:37  浏览次数:

艾玛-尚克斯在我们的格拉斯哥比森癌症研究所从事癌症研究工作。

然而,13年前,她曾了解了这种不期而来的疾病:她不止一次被诊断出口腔癌,接连共四次。

令人高兴的是,现在她已经摆脱了癌症并完全回到正常的生活之中,她说她的癌症经历让她的工作有了新的动力。

这只是我们年度回顾专栏里的一个故事,让我们知道我们所取得的进步和我们未来的目标。

‘斗志不减,生命不息’

当我注意到我舌头侧面有一处溃疡时,我正24岁,在学习分子生物学。几个月后,溃疡仍没见好转 - 实际上,还有点严重了。溃疡与牙齿的摩擦让我一直疼痛不已。

不久后,我搬到了敦提市攻读分子生物学博士。溃疡仍未痊愈,但我却一点都未在意,只是一直感觉很疼。我在敦提市安顿下来后,立即找了一位牙科医生,而那时开始,事情并未向我想的那样。我看的牙医意识到这是口咽癌的症状,因此当他看到我的溃疡和我告诉他溃疡开始的时间时,他推荐我到牙科医院进行检查。

在牙科医院,医生在溃疡周围提取了活组织样本。病理结果是我得了口腔癌。

当他们告诉我时,我已经目瞪口呆了 - 我完全不能承受这么大的打击。

医生告诉我对于我这样的年龄罹患口腔癌还是不常见的,但因为是早期发现,预后很好。我进行了手术摘除了三分之一的舌头以清理癌症区域,这是困难的。

那时正是我读博的第二年,因此我的生活大部分围绕实验室开展,与朋友研究和娱乐。手术后,我迫不及待的想回归我的学业和生活。

艾玛和她的两个孩子,Jamie和Isobel

‘感觉我被踢中了’

七年后,我在舌头上发现一些白斑。我再一次接受活检。结果击中了我最可怕的担心- 我的癌症复发了。这是一个天大的打击,真的很难再缓过神来。我所能记得的是第一次得知癌症时心中那种难以忍受的疼痛。

这次我有David在我身边-他给了我巨大的支持并一直陪伴在我身旁。我再次手术摘除了更多的舌头,谢天谢地,这次手术取得了成功。

接下来两年的生活正常如初,我身体健康,David和我生了第一个孩子-一个叫Jamie的小男孩。

但是随后,癌症第三次复发。

这轮与病魔的战斗,Jamie是我存活的全部理由 - 我必须为了他战胜病魔。我为了铲除癌症进行了手术。手术极其痛苦,但是我挺过来了。为了我的儿子,我必须这样做。

‘难以置信’

一年后事情又一次好转。作为癌症研究人员,我在实验室享受工作的乐趣,并且还生了我的第二个孩子,一个叫Isobel的小姑娘。我们已成为一个快乐的四口之家。

但是快乐的泡泡再次破裂。那是在我生下Isobel的两周后,第四次,我被诊断出口腔癌。

在我确诊后,我看着我的女儿并想“如果我死了,她的记忆里将一点也没有我。”太难以承受了。当我在医院时,我录下了我的声音给她,只是和她讲话并唱一些傻傻的歌曲给她。

“我看着我的女儿并想“如果我死了,她将对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但是我难以录下与她说再见的话语。这个想法让我伤透了心。

这次治疗更加复杂,甚至更加疼痛。我接受了8小时的手术,摘除大部分的舌部,后用我前臂的移植物进行填补。我需要在颈内插管因此我可以呼吸和用另一个管子进食。

这次治疗是糟糕的。整个过程非常疼且真的令人不愉快 - 我甚至不得不学习如何再次说活。

这次是最艰难的一次手术,不仅是因为治疗。

整个住院期间我都不能看到我的儿子Jamie - 他大约两岁了,因此看到我这样对他来说太难了。谢天谢地,我却看到了Isobel - 她太小了什么事还都不懂。看到她又让我振奋起来。

我想要与他们在一起,作为一家人,生活更长时间。我必须为了他们-也为了我自己好起来。

每一次我被确诊时,我的父母都十分震惊,尤其是第四次。他们搬进了家里暂住几个月为了帮助David和孩子们以及所有可以帮忙的事情 - 他们的支持是无价的。

当我在重建手术后 -共五次-离开医院时,我十分情绪化。‘感觉我像刚从监狱里出来似的,我坦然接受所有的事情,从蓝天到绿地以及依偎在一起的孩子。我非常感谢现在我可以在生活中享受简单的事情,像看Jamie和Isobel喂食我们农场的动物。

温馨提示:如需了解更多重离子质子治疗肿瘤、出国医疗、海外医疗等问题,可拨打:400-067-0509详细咨询。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