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医疗

接受垫片植入+粒子线照射的结直肠癌肝转移病例

来源:携康长荣    时间:2014-03-19 16:07  浏览次数:

  神户大学研究生院肝胆胰外科 兵库县立粒子线医疗中心

  小松升平 福本巧 堀裕一

  村上昌雄 菱川良夫 具英成

  患者是位74岁的男性,患有乙状结肠癌伴同时性多发肝转移。接受乙状结肠癌切除术和扩大肝左叶切除术14个月后,出现伴下腔静脉癌栓的肝转移和腹膜播种,采用化疗后未奏效。同时由于并发肺纤维化病,不得不中断化疗。其后患者希望采用粒子线治疗腹膜播种及肝转移,故前往神户大学研究生院肝胆胰外科就诊。患者的肿瘤临近邻近胃脏,不可直接照射粒子线,最终选择垫片植入+粒子线照射的2步疗法。首先,开腹后植入垫片,同时确保肿瘤与邻近消化器官间至少有1.0cm的距离。术后CT影像上观察,可行安全照射,因而手术1个月后施行64GyE_8Fr的质子线治疗。治疗后12个月,照射部位肿瘤未出现复发,下腔静脉癌栓消失。此方法为历来被认为不可治疗的转移性肝癌提供了新的治疗视野。

  前言

  近年来,针对结直肠癌肝转移的新型抗癌药物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取得了优异的治疗效果。即使如此,当今仍有众多患者接受化疗后未显示效果,或全身毒性反应强烈,治疗现状堪忧。

  质子线和重离子线等粒子线治疗与普通放射线治疗相比,拥有极高的剂量集中性和生物学效果,可实施根治性照射。在治疗头颈部肿瘤、肺癌、前列腺癌等肿瘤方面取得了理想的治疗成绩。但是,因为照射腹部恶性肿瘤可能会引起消化管功能障碍,几乎没有患者能够接受放射线治疗。为了克服这一缺陷,神户大学研究生院肝胆胰外科和兵库县立粒子线医疗中心携手开发了一种全新的2步照射方法:首先行开腹手术,植入垫片,从而阻止放射线照射在消化管上;然后实施粒子线照射。接下来将介绍采用此2步疗法治疗一名伴下腔静脉癌栓的不可切除结直肠癌肝转移患者的经过。

  病例

  患者:74岁,男性

  主诉:无特殊主诉

  既往病史:白内障

  家族病史:无

  现病史:乙状结肠癌。患者此前已于2004年10月在其他医院针对同时性肝转移接受乙状结肠癌切除术。2004年12月,针对肝左叶多发转移病变采用扩大肝左叶切除术。随访观察期内,2006年2月出现残肝复发,于是开始采用Oxaliplatin+infusional florouracil+leucovorin(以下简称FOLFOX)疗法,接受全身化疗,但未见效果,且在横隔膜附近出现腹膜播种性病变。化疗不仅未见效,还带来肺纤维化病这一副作用,不得不中断化疗。最终患者希望采用粒子线治疗,被介绍前来神户大学研究生院肝胆胰外科和兵库县立粒子线医疗中心就诊。

  入院时检查所见:血液·生化检查结果:T-Bil 1.3mg_dL,AST 74IU_L,ALT 23IU_L,PT 100%,CEA 4.8ng_ml,CA19―9 5U_ml;肝功能正常;肿瘤标志物均显示阴性。

  腹部造影CT:影像显示扩大肝左叶切除术后残端复发,横隔膜下出现腹膜播种性转移(Fig. 1a),共2处病变。切除后的残端复发癌灶在下腔静脉处形成癌栓(Fig. 1b, c)。且病变接近胃幽门部,经判断,难以实施粒子线照射(Fig. 1d)。

  诊断、治疗方案:综上所述,诊断为有扩大肝左叶切除术后的肝切除残端部和其附近的腹膜播种共2处复发。扩大肝左叶切除术导致不可再行肝切除和射频消融疗法等其他疗法。即使考虑粒子线治疗,由于病变靠近消化管,一旦照射根治性剂量,也有可能对消化管产生损害,故制订垫片植入+粒子线照射的2步治疗方案。

  2步治疗

  第1步:垫片植入

  在全身麻醉状态下实施开腹手术,可见肝切除残端部的复发肿瘤未出现消化管浸润。CT、MRI检查支撑了粒子线照射计划。照射计划认为,在残肝下面、左侧及肝十二指肠韧带处,肿瘤与消化管之间不能保证至少1.0cm的安全间距,因而需要植入垫片。垫片材质选用戈尔特斯材料和大网膜。戈尔特斯垫片(厚2mm,300cm2)被折成4层8 mm厚的板状物。在肝下面将此垫片折成5层,使其成阶梯状,再配合大网膜,可确保1.0cm以上的安全间距。为了防止垫片对肠管造成侵袭,各个戈尔特斯垫片之间或戈尔特斯垫片与各组织之间采用可吸收线紧紧固定(Fig. 2)。比较术后腹部CT(Fig. 3b)与术前腹部CT(Fig. 3a)可发现,戈尔特斯垫片和大网膜充分保证了肿瘤与消化管之间形成安全间距。

温馨提示:如需了解更多重离子质子治疗肿瘤、出国医疗、海外医疗等问题,可拨打:400-067-0509详细咨询。

相关阅读